<strong id="kmce8"></strong><optgroup id="kmce8"><object id="kmce8"></object></optgroup>
  • <strong id="kmce8"><button id="kmce8"></button></strong>
    <strong id="kmce8"><button id="kmce8"></button></strong>
    <sup id="kmce8"><button id="kmce8"></button></sup>
  • <sup id="kmce8"><object id="kmce8"></object></sup>

    人情貴在落魄時,看李銀橋夫婦怎樣關心李納

    發布時間:2019/11/18

    主席去世后,李訥生活艱辛,李銀橋夫婦出手相救!



    李銀橋和毛主席在一起


    韓桂馨和李銀橋是在1947年解放戰爭時期認識的,當時李銀橋是毛主席的衛士,而韓桂馨負責照顧主席家的小孩。兩人經主席撮合,于1948年冬天在香山結婚。


    兩人跟隨著主席一直到1962年,李銀橋被主席派到天津市公安局任副局長,1979年,李銀橋被調回北京任北京市人民大會堂管理局當副局長。3年后,調入公安部工作。


    我們是1962年離開毛澤東的。毛主席說:“銀橋啊,你在我身邊,地位很高,職務太低。我舍不得你走,但我還是為你的前途著想啊。到了新的崗位要尊重領導,夾起尾巴做人……”


    那次,毛澤東抱住李銀橋,撫著他的背哭出了聲,淚濕臉頰,李銀橋更是放聲大哭?!懊飨谥心虾褪彝覀內液嫌?,贈送我們一筆安家的錢,贈送了我們他親筆寫的詩詞?!?/p>




    離開毛主席身邊時,毛主席要求我們每年看望他一次,并說:“我死后你們到我的墳前來看看?!?/p>


    我們按他說的話,每年去看望他一次。李銀橋家鄉遭災后,毛主席還送來一千元錢??墒?,后來由于動亂,我們再沒能見到毛主席。再見到他老人家時,他已長眠在萬花叢中。我和銀橋淚如泉涌,放聲大哭……

    李銀橋和我先后由天津調回北京。一到北京,我就打聽李訥。我想她,孩子畢竟是我帶過的。


    她小時候的樣子無時無刻不在我眼前活躍,總好像又看到她端著小碗蹲在墻根吃黑豆,在窯洞里幫我打掃衛生,和葉子龍的女兒燕燕、二娃,趁大人照相的機會夾在后面探頭探腦,嘻嘻哈哈湊熱鬧,看到她跟隨毛主席去彭真、葉劍英家,與傅亮、妞妞在房前扭秧歌……


    她現在怎么樣呢?能想開些嗎?畢竟,那是她的親生母親啊。


    不久,我得到消息:可以去看李訥了。


    我立刻和愛人商量:“銀橋,我們得去看看李訥,她現在一定難,我們不去看就對不起主席?!崩钽y橋二話不說,起身就去找領導,由警衛局一位副局長帶我們去看了李訥。


    當時,李訥住在昌平縣醫院,平房,房子不好,病房里只有床和硬板凳。李訥一眼就認出我們來了,很熱情,叫我小韓阿姨,叫他銀橋叔叔。我們就在病房走廊的長椅上坐下,簡單談了幾句話。


    李訥胖了,臉色還好。我們問了她身體情況,勸她好好休息,好好養病,含蓄地勸她想開一些。


    她只是點頭,話不多。但是我感覺到,她是高興我們來看望她的。


    李訥回北京后,住在太仆寺街,我便常去看望她。她日子過得難,身體不好,主要是婦科病、膽結石。獨自帶一個孩子,家不像家,買了糧食拿不回來,就買個小車推回來,母子倆再把糧抬上樓。


    我看到這情景,心里很難受,我想起生活在毛主席身邊時的往事。


    我對愛人說:“銀橋,主席在世時對咱們那么關心,幫助咱們結婚成家?,F在主席不在了,咱要像主席關心咱們那樣關心李訥才對?!?/p>


    他說:“我也是這么想,咱倆該幫助她建起新家庭才對?!?/p>



    毛澤東和李訥在北戴河(資料圖)
     
    李訥是北大歷史系畢業的。后來,毛主席叫她下去生活在工人農民中間。她到了江西省進賢縣,在中辦五七干校勞動。


    在那里,她認識了中央辦公廳警衛局服務處的一位同志。對于生活問題,毛澤東向李訥說過:“要在下面選擇,找個一般人?!?/p>


    李訥和這位一般工作人員談得來,產生了感情。這件事,毛澤東同意。


    李訥按照自己的意愿,在干校與那位同志結婚了?;楹?,就在五七干校勞動生活。一年后,他們有了一個兒子。


    這件婚事江始終不同意,與李訥鬧矛盾。加上其他多方面原因,李訥與丈夫之間也漸漸生出一些矛盾,感情出現裂痕,后來離了婚。從此,李訥便獨自帶著兒子生活。


    我不斷去看李訥。開始只是談她的身體和孩子,次數多了。便談到了婚姻問題。


    我勸道:“還是組成個家庭好,我幫你找個男朋友吧?!?/p>


    她沉默片刻,輕輕嘆口氣:“唉,我媽媽是‘四人幫’,坐監獄呢……誰肯找我呀?”

    我趕緊說:“不要那么想。你爸爸還是偉大領袖呢。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新中國,這就是歷史!你還是找個人好,小尹還要幫你忙呢?!?/p>


    我說的小尹叫尹荊山,也曾工作在毛主席身邊。


    李訥聽說了,很受感動,望著我問:“小尹那么小,還想這事”,我笑道:“多少年了?小尹可不小了,都四十多歲了,當經理呢!”


    勸說過李訥,我看到她并不堅決反對,便開始暗暗物色。1984年,戰友王景清來看望我和銀橋,我發現機會來了。


    王景清是1940年參加革命,原在中央警衛團當門衛,后調劑少奇那里當警衛隊警衛。他離婚了,獨身一人,是離休的師職干部,也想建立一個家庭。我覺得條件不錯,就向他介紹李訥。


    他當警衛時常見到李訥,印象很好,他不好意思,不講什么,但我從他眼神里明白了一切。我就領他去看望李訥,去過幾次,雖然沒說到這件事,但兩個人的心意已經從神態里表露出來。


    不久,他們訂婚了,寫了結婚申請報告。


    李訥在中央辦公廳秘書局資料圖書處工作。報告上交后,遲遲不批。李訥對我說了,我就去找處長,處長幫忙催問幾次。過了一段時間,報告終于批下來。


    1985年冬,李訥同王景清正式結婚。只在家里擺了一桌酒飯,簡單樸素,符合毛澤東生前的習慣。參加婚禮的人不多,只有葉子龍和女兒葉麗亞、離休在家的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康一民、還有李銀橋和我。


    楊尚昆同志得知消息,送來一副被套,一包巧克力糖。他知道李訥小時候愛吃巧克力。還寫了賀詞,把全家人的名字都簽上了。


    婚后,李訥生活是比較幸福的。王景清同志身體好,有朝氣,興趣廣泛。李訥書法、繪畫很好,王景清也能寫能畫,參加了中央辦公廳老干部局書法班,還參加了北京軍區離休老干部合唱隊。


    王景清關心體貼李訥,照顧李訥,采購、做飯一應家務自己全部擔起來。李訥身體不好,常去醫院,他便一早去排隊掛號,陪李訥看病。他也幫李訥去監獄看望母親。


    江 青見到這位女婿,很滿意。她說:“老王啊,你年輕時一定很漂亮。你50多了還這么精神。你們是誰幫忙介紹的?”王景清說:“李銀橋和韓桂馨?!苯嗤A似?,只說了一句:“銀橋和小韓阿姨是好人?!?/p>


    我仍然常去李訥家里串門。有一次,李訥留我吃飯,說老王做的涼粉和蕎面扒糕。我很驚訝:“他還會做涼粉扒糕?”


    “他什么都會做,我和老王在一起生活可享福了。李訥眼里流出幸福的光彩,“他什么都會做,我什么都不會做,他比我強多了?!?/p>


    王景清堅持練書法,曾把自己寫的篆書送江青一份。


    江 青說寫得好,并口授,把她的藏書全部留給王景清和李訥。因為王景清和李訥住房困難,書拿不回來,還在中南海放著。


    李伯釗同志逝世后,我與李銀橋去八寶山參加告別儀式,遇到王光美同志。王光美同志看到我們,立刻走過來問:“聽說你們給李訥介紹了一個朋友???”李銀橋點頭,說:“是的?!?/p>


    王光美說:“你們辦了件大好事??丛谥飨嫔?,應該幫助?!蔽覀兟牶蠛苁芨袆?。經過了劉少奇主席一案,王光美仍然這樣關心主席的女兒。


    我的領導王青林局長也曾表揚我:“小韓哪,你辦了一件大好事?!?/p>


    我認為我只是辦了我應該辦的事。我應該像毛澤東關心我一樣去關心李訥。


    【新聞信息】導航信息
    亚洲成aⅴ人片